黑豹三十年 2018-07-27 14:29:00

2019-03-08 02:08:10

  贝斯手王文杰   鼓手兼经纪人赵明义   主唱张淇   吉他手李彤   键盘手惠鹏   羊城晚报记者 胡广欣 实习生 陈泳敏   今年是黑豹乐队出道30周年这30年来,黑豹乐队迈过了团员更迭、9年没发歌的低潮期,至今仍然屹立不倒2013年加入的新主唱张淇,让这头“老豹子”又焕发出年轻的光彩今年,黑豹先是发行了新专辑《本色》,9月2日还将在北京工人体育馆开唱近两个月,黑豹基本都泡在排练室中,为演唱会作准备   上周,黑豹乐队在排练结束后接受了羊城晚报记者的专访那时候,鼓手赵明义的保温杯还没火采访过程中,赵明义不时拿出保温杯,慢悠悠地喝上一口坐在他对面的键盘手惠鹏突然掏出手机,把镜头对准正在喝水的赵明义赵明义打算摆个姿势,被惠鹏阻止:“不不不,你就正常喝水”于是,就有了赵明义微博上那张照片赵明义的保温杯走红之后,有人调侃“中年危机”,有人感叹“摇滚老去”,不过,黑豹乐队却从未服老   [老乐队,新主唱]   黑豹让张淇找到归属感   黑豹乐队如今的主唱张淇是一位“80后”,但已在音乐圈摸爬滚打了多年: 他最早是学舞蹈出身,后来在酒吧当过主唱、做过电台DJ、签过唱片公司,甚至参加过“快男”并入选西安赛区十强……张淇的人生转折点出现在2013年当时黑豹的主唱张克芃因为与新专辑制作人理念不合而离队,吉他手李彤于是想起了曾经一起录过音的张淇2012年冬天,他们和张淇排练了一次之后,新主唱就这样定下来了,还立下了一个君子协定:张淇要跟黑豹一起走十五年   “80后”歌手成为中国最老牌摇滚乐队的主唱,自然受到不少人的质疑赵明义笑言,刚开始还有人跟他说:“张淇的性格特别怪,你们根本弄不了”然而,这四年时间证明,张淇与黑豹是一次意气相投的结合张淇承认年轻时的自己脾气不太好,“特别冲、爱动手”,对音乐的较真也让他被贴上“不好相处”的标签而黑豹同样对音乐很较真,张淇说:“我来了几年,发现我们在一起是对的”对他来说更重要的是,黑豹让他找到了归属感:“我太太也说我终于长大了,懂得担当了”   张淇为黑豹注入新活力   无论是形象还是音乐,张淇的加入也为黑豹这支老牌乐队带来了崭新的面貌黑豹乐队于2014年参加音乐节目《我为歌狂》,张淇一鸣惊人,赢得了不少年轻观众的关注如今在百度上搜索“张淇”,其中一个联想关键词就是“我为歌狂张淇太帅了”   在创作上,张淇也正处于黄金期今年4月,黑豹推出新专辑《本色》,其中大部分曲和词都出自张淇之手李彤坦言:“黑豹已经成立三十多年,我们的创作思路是有惯性的,想跳出去很难正好张淇加入了,他非常有能力,创作欲望很强,会给人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比如其中的两首歌《键盘·狭》和《低头士》,分别直面网络暴力和低头族两个社会问题,都是张淇的创意有人将这两首歌理解为“黑豹尝试拉近与年轻人的距离”,但黑豹成员认为并非如此:“这两首歌纯粹是在谈论生活的感受其实,黑豹从出道开始,到往后的不同时期,一直都能吸引年轻人的关注”   [三十年,一直走]   纪律严明决不允许迟到   无论中外,许多传奇乐队都以解散告终,但黑豹乐队却成为中国摇滚史上最长寿的乐队,几乎与中国摇滚乐同岁其实,这并非偶然与大多数摇滚人的随性散漫不同,黑豹乐队几乎可以称得上是纪律严明成员们都有共识:音乐上可以有个性,但乐队管理必须制度化鼓手赵明义同时兼任黑豹乐队的经纪人,被团员戏称为“赵总管”成军30周年,黑豹乐队仍然坚持劳务费均分“每个新成员加入,第一件事就是告诉他:你拿的钱跟我们一样多”赵明义说   当过兵的赵明义,在时间观念上丝毫不含糊张淇加入黑豹乐队之后学到的其中一课,就是不能迟到而排练迟到可是要罚钱的,其他成员也不用开口,直接鼓掌,迟到的人就知道该被扣钱了有趣的是,被罚得最多的不是张淇,而是立规矩的赵明义身兼经纪人的赵明义事务繁多,虽然有时候是因公迟到,但规矩立了就不能破,钱还是得扣此外,黑豹乐队每次到外地演出,都会尽量提前两小时到机场赵明义说,三十年来,黑豹从没因为自己的原因而耽误演出,这就是黑豹乐队的职业素养:“一次简单的误机就会造成很大的损失,这是对别人的不尊重,也是对自己的不尊重”   创作比情怀更有说服力   黑豹为什么能够走三十年“因为我们一直在走着”赵明义半开玩笑地说2013年之前,黑豹乐队有9年没发新专辑,但自从张淇加入后,同年发了《我们是谁》,2017年又推出新专辑《本色》去年年底,吉他手李彤在微博上晒出演出行程:一个月不到的时间里,他们在全国各地就有十多场演出赵明义形容:“一年365天,我们几乎有200多天都在一起,远远超过跟家人在一起的时间”   9月2日,黑豹即将重登北京工人体育馆,开一场暌违19年的专场演唱会然而,黑豹乐队却主动抛弃了“情怀”的噱头李彤说:“如果只是一味怀旧,这个演唱会就没有意义了我们要展现的是黑豹乐队的当下和未来”赵明义坦言,很多歌迷都希望以往的黑豹成员能出现在本次演唱会上,但他们决定举行一场“属于现在”的演唱会,由当下的五位成员完成他透露:“三年前开始策划演唱会的时候曾经有过一个想法,就是把以前曾在黑豹工作过的人都请回来,包括大家熟悉的主唱、键盘手等但今年项目正式成型时,我们觉得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一个开始,而不是回顾或许等到黑豹四十年、五十年的时候,再做那样的一个总结吧”   [对话]   “我们为什么要愤怒”   羊城晚报:张淇在2013年加入之前就已经跟黑豹有过一些交集,有没有什么趣事   张淇:2009年有一个音乐节,我和黑豹都参加了唱完之后,我们回程坐上同一辆车,那是我第一次跟赵哥(赵明义)说话我说“你好”,赵哥说“小伙子唱得不错”,然后就没话了,特别尴尬,但我希望他能记得我之后,我在微博跟他互动过一次,我在赵哥转发的微博下评论,他回复了!当时就有一种“哇塞,被翻牌了”的感觉   羊城晚报:张淇加入黑豹乐队后第一项工作是什么   赵明义:录制专辑《我们是谁》2013年春节的时候,我们把歌交给他当时对他的要求是: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里,要学会这张专辑的所有新歌他那回压力太大了,也没有时间考虑把自己的想法加入专辑中来他进录音棚,六天之内要把11首歌全部唱完,每天大概唱10个小时这是他在黑豹的第一项工作,非常高质量地完成了   羊城晚报:张淇第一场公开演出是什么时候   张淇:是2013年的大理音乐节,要唱九首歌,40分钟我挺紧张的,之前没试过一口气唱那么多歌然后,我一上台,吼了一句:“Are you ready”下面的观众就回应:“啊啊啊!”我当时就傻了:怎么那么多人啊!台下好多形形色色的年轻男女,还有老外这一场我唱得特别累,一下子就使上了400%的力这是我第一次跟着乐队公开演出,特别在意其他成员觉得我做得对不对   赵明义:那时候我们看着张淇,他就跟打了鸡血一样,怕冷场、一秒都不敢停下来(笑)现在他学会了该烈的时候烈,该松的时候松,那样观众也不会累   羊城晚报:9月2日就要开专场演唱会了,现在的状态怎么样   张淇:我刚开始没能融入黑豹的状态,所以特别累这两年把嗓子唱开了,保持在一个很稳定的状态今天为演唱会彩排的时候,我连续唱完了25首歌,没省略一个高音、一个细节,现在还能跟你在这里说话,真不敢相信自己能够做到   赵明义:毕竟这是时隔19年的演唱会,对我们来说,主要还是在心态上要有个适应过程   羊城晚报:黑豹是个创作力很旺盛的乐队,但普通人最熟悉的仍然是《无地自容》这些最早期的歌曲,你们会有压力吗   赵明义:上世纪80年代,中国内地刚刚出现摇滚乐,大家觉得特别有力量,所以都在传唱,包括《无地自容》那只是一个时代,我们刚好赶上了,但那不会成为我们的压力   李彤:如果我再写一首《无地自容》那样的歌,别人会说:“看,他也只能写那样的歌了”;如果写一首别的,别人又会说:“你看,他永远超越不了《无地自容》”所以,别管别人说什么   羊城晚报:有人说黑豹现在的音乐不愤怒了,你们觉得愤怒是摇滚乐必备的特质吗   赵明义:我们为什么要愤怒我们现在想要告诉大家我们很开心、正在享受生活,这还不够吗   李彤:我们做音乐的初衷就是热爱摇滚乐   贝斯手王文杰   鼓手兼经纪人赵明义   主唱张淇   吉他手李彤   键盘手惠鹏   羊城晚报记者 胡广欣 实习生 陈泳敏   今年是黑豹乐队出道30周年这30年来,黑豹乐队迈过了团员更迭、9年没发歌的低潮期,至今仍然屹立不倒2013年加入的新主唱张淇,让这头“老豹子”又焕发出年轻的光彩今年,黑豹先是发行了新专辑《本色》,9月2日还将在北京工人体育馆开唱近两个月,黑豹基本都泡在排练室中,为演唱会作准备   上周,黑豹乐队在排练结束后接受了羊城晚报记者的专访那时候,鼓手赵明义的保温杯还没火采访过程中,赵明义不时拿出保温杯,慢悠悠地喝上一口坐在他对面的键盘手惠鹏突然掏出手机,把镜头对准正在喝水的赵明义赵明义打算摆个姿势,被惠鹏阻止:“不不不,你就正常喝水”于是,就有了赵明义微博上那张照片赵明义的保温杯走红之后,有人调侃“中年危机”,有人感叹“摇滚老去”,不过,黑豹乐队却从未服老   [老乐队,新主唱]   黑豹让张淇找到归属感   黑豹乐队如今的主唱张淇是一位“80后”,但已在音乐圈摸爬滚打了多年: 他最早是学舞蹈出身,后来在酒吧当过主唱、做过电台DJ、签过唱片公司,甚至参加过“快男”并入选西安赛区十强……张淇的人生转折点出现在2013年当时黑豹的主唱张克芃因为与新专辑制作人理念不合而离队,吉他手李彤于是想起了曾经一起录过音的张淇2012年冬天,他们和张淇排练了一次之后,新主唱就这样定下来了,还立下了一个君子协定:张淇要跟黑豹一起走十五年   “80后”歌手成为中国最老牌摇滚乐队的主唱,自然受到不少人的质疑赵明义笑言,刚开始还有人跟他说:“张淇的性格特别怪,你们根本弄不了”然而,这四年时间证明,张淇与黑豹是一次意气相投的结合张淇承认年轻时的自己脾气不太好,“特别冲、爱动手”,对音乐的较真也让他被贴上“不好相处”的标签而黑豹同样对音乐很较真,张淇说:“我来了几年,发现我们在一起是对的”对他来说更重要的是,黑豹让他找到了归属感:“我太太也说我终于长大了,懂得担当了”   张淇为黑豹注入新活力   无论是形象还是音乐,张淇的加入也为黑豹这支老牌乐队带来了崭新的面貌黑豹乐队于2014年参加音乐节目《我为歌狂》,张淇一鸣惊人,赢得了不少年轻观众的关注如今在百度上搜索“张淇”,其中一个联想关键词就是“我为歌狂张淇太帅了”   在创作上,张淇也正处于黄金期今年4月,黑豹推出新专辑《本色》,其中大部分曲和词都出自张淇之手李彤坦言:“黑豹已经成立三十多年,我们的创作思路是有惯性的,想跳出去很难正好张淇加入了,他非常有能力,创作欲望很强,会给人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比如其中的两首歌《键盘·狭》和《低头士》,分别直面网络暴力和低头族两个社会问题,都是张淇的创意有人将这两首歌理解为“黑豹尝试拉近与年轻人的距离”,但黑豹成员认为并非如此:“这两首歌纯粹是在谈论生活的感受其实,黑豹从出道开始,到往后的不同时期,一直都能吸引年轻人的关注”   [三十年,一直走]   纪律严明决不允许迟到   无论中外,许多传奇乐队都以解散告终,但黑豹乐队却成为中国摇滚史上最长寿的乐队,几乎与中国摇滚乐同岁其实,这并非偶然与大多数摇滚人的随性散漫不同,黑豹乐队几乎可以称得上是纪律严明成员们都有共识:音乐上可以有个性,但乐队管理必须制度化鼓手赵明义同时兼任黑豹乐队的经纪人,被团员戏称为“赵总管”成军30周年,黑豹乐队仍然坚持劳务费均分“每个新成员加入,第一件事就是告诉他:你拿的钱跟我们一样多”赵明义说   当过兵的赵明义,在时间观念上丝毫不含糊张淇加入黑豹乐队之后学到的其中一课,就是不能迟到而排练迟到可是要罚钱的,其他成员也不用开口,直接鼓掌,迟到的人就知道该被扣钱了有趣的是,被罚得最多的不是张淇,而是立规矩的赵明义身兼经纪人的赵明义事务繁多,虽然有时候是因公迟到,但规矩立了就不能破,钱还是得扣此外,黑豹乐队每次到外地演出,都会尽量提前两小时到机场赵明义说,三十年来,黑豹从没因为自己的原因而耽误演出,这就是黑豹乐队的职业素养:“一次简单的误机就会造成很大的损失,这是对别人的不尊重,也是对自己的不尊重”   创作比情怀更有说服力   黑豹为什么能够走三十年“因为我们一直在走着”赵明义半开玩笑地说2013年之前,黑豹乐队有9年没发新专辑,但自从张淇加入后,同年发了《我们是谁》,2017年又推出新专辑《本色》去年年底,吉他手李彤在微博上晒出演出行程:一个月不到的时间里,他们在全国各地就有十多场演出赵明义形容:“一年365天,我们几乎有200多天都在一起,远远超过跟家人在一起的时间”   9月2日,黑豹即将重登北京工人体育馆,开一场暌违19年的专场演唱会然而,黑豹乐队却主动抛弃了“情怀”的噱头李彤说:“如果只是一味怀旧,这个演唱会就没有意义了我们要展现的是黑豹乐队的当下和未来”赵明义坦言,很多歌迷都希望以往的黑豹成员能出现在本次演唱会上,但他们决定举行一场“属于现在”的演唱会,由当下的五位成员完成他透露:“三年前开始策划演唱会的时候曾经有过一个想法,就是把以前曾在黑豹工作过的人都请回来,包括大家熟悉的主唱、键盘手等但今年项目正式成型时,我们觉得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一个开始,而不是回顾或许等到黑豹四十年、五十年的时候,再做那样的一个总结吧”   [对话]   “我们为什么要愤怒”   羊城晚报:张淇在2013年加入之前就已经跟黑豹有过一些交集,有没有什么趣事   张淇:2009年有一个音乐节,我和黑豹都参加了唱完之后,我们回程坐上同一辆车,那是我第一次跟赵哥(赵明义)说话我说“你好”,赵哥说“小伙子唱得不错”,然后就没话了,特别尴尬,但我希望他能记得我之后,我在微博跟他互动过一次,我在赵哥转发的微博下评论,他回复了!当时就有一种“哇塞,被翻牌了”的感觉   羊城晚报:张淇加入黑豹乐队后第一项工作是什么   赵明义:录制专辑《我们是谁》2013年春节的时候,我们把歌交给他当时对他的要求是: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里,要学会这张专辑的所有新歌他那回压力太大了,也没有时间考虑把自己的想法加入专辑中来他进录音棚,六天之内要把11首歌全部唱完,每天大概唱10个小时这是他在黑豹的第一项工作,非常高质量地完成了   羊城晚报:张淇第一场公开演出是什么时候   张淇:是2013年的大理音乐节,要唱九首歌,40分钟我挺紧张的,之前没试过一口气唱那么多歌然后,我一上台,吼了一句:“Are you ready”下面的观众就回应:“啊啊啊!”我当时就傻了:怎么那么多人啊!台下好多形形色色的年轻男女,还有老外这一场我唱得特别累,一下子就使上了400%的力这是我第一次跟着乐队公开演出,特别在意其他成员觉得我做得对不对   赵明义:那时候我们看着张淇,他就跟打了鸡血一样,怕冷场、一秒都不敢停下来(笑)现在他学会了该烈的时候烈,该松的时候松,那样观众也不会累   羊城晚报:9月2日就要开专场演唱会了,现在的状态怎么样   张淇:我刚开始没能融入黑豹的状态,所以特别累这两年把嗓子唱开了,保持在一个很稳定的状态今天为演唱会彩排的时候,我连续唱完了25首歌,没省略一个高音、一个细节,现在还能跟你在这里说话,真不敢相信自己能够做到   赵明义:毕竟这是时隔19年的演唱会,对我们来说,主要还是在心态上要有个适应过程   羊城晚报:黑豹是个创作力很旺盛的乐队,但普通人最熟悉的仍然是《无地自容》这些最早期的歌曲,你们会有压力吗   赵明义:上世纪80年代,中国内地刚刚出现摇滚乐,大家觉得特别有力量,所以都在传唱,包括《无地自容》那只是一个时代,我们刚好赶上了,但那不会成为我们的压力   李彤:如果我再写一首《无地自容》那样的歌,别人会说:“看,他也只能写那样的歌了”;如果写一首别的,别人又会说:“你看,他永远超越不了《无地自容》”所以,别管别人说什么   羊城晚报:有人说黑豹现在的音乐不愤怒了,你们觉得愤怒是摇滚乐必备的特质吗   赵明义:我们为什么要愤怒我们现在想要告诉大家我们很开心、正在享受生活,这还不够吗   李彤: